棋子

chessman.jpg

当棋盘中的棋子意识到自己是棋子时,它就: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B:不属于这盘棋

A:还在棋盘中被移动,这样看,还是属于这盘棋。
但是,它会开始思考自己,思考自己存在的价值,开始…
这样看,它又不再属于这盘棋 233333…

C:还是一枚棋子,就像你我一样,有时候也会意思到自己在一个局中可能也是一枚棋子,
可是当你陷入棋局中的时候,即使你知道是个局,知道自己是一枚棋子,
也仍然为棋局的胜利而前进,亦或停止不动,被当做弃子,
棋子虽可能微不足道,但或许也能影响局势

A:哈哈哈,这么多字,thanks。
棋子自己可不会动,只能被动,这样影响局势的是它的操控者,而非棋子。
不过呢,它是能思考的棋子,所以… 又不过呢,也许棋子自己会动呢 233333…

C:那我们就是会动的棋子吗joy

A:不知道…

这是一个两年多前有意思的想法,重读《哲学的故事》时发现的,上面是最近的一段对话。

其实这句话是我为划线句子添加的一个前提,而我想表达的意思是当棋盘中的棋子意识到自己是棋子时,它就会开始…(划线句子),不过上面的对话又引出了一些有意思的问题。

1
2
3
4
5
6
7
问题呢?

问题的意义不在于答案,而在于它本身。

啥?!所以问题呢!?

哈哈哈,自己去上面的对话中发现问题吧~

updatedupdated2018-11-132018-11-13
本文结束啦感谢您阅读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