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 - 2

Also-sprach-Zarathustra-title.jpg

前言

读了《战斗与战士》、《新的偶像》和《市场的苍蝇》三节,感觉这三节内容连贯,讲的是一个在“市场”中战斗的超人。

战士

《战斗与战士》一节,先看下面三句话:

你们说,正当的理由甚至可使战斗神圣化?我告诉你们:是正当的战斗使任何理由神圣化。

反抗——这是在奴隶身上显示的高贵。让你们显示的高贵就是服从!让你们发出的命令本身就是服从!

对于一个好战士,“你应当”比“我想要”更使他爱听。你们所喜爱的一切,你们应当首先把它们当作命令来接受。

看这三句话的第一眼,我内心的感觉就是——反抗,这是“纳粹”般的服从啊!

不过最后我明白了,这不是“纳粹”般的服从,是超人般的服从,这里的战士是超人不是士兵,超人与士兵有什么不同呢?超人有自己的目标,这目标不是上级的命令,而是与生俱来的对真理的追求。

因为是超人,所以战斗一定是神圣的,也就无需理由;因为是超人,所以只需服从,无需反抗;因为是超人,所以服从于“应当”,而非“想要”。

市场

《新的偶像》一节,批判了基于谎言的国家——市场的基础。

苍蝇

《市场的苍蝇》一节,批判了享受谎言游戏的大众(苍蝇)。

结尾

《战斗与战士》中的战士是超人,但为什么超人要战斗,或者说为什么超人一定是战士呢?

  1. 市场(残酷的环境)
  2. 苍蝇(卑贱的大众)

超人是高尚的,残酷的环境使之悲观,卑贱攻击高尚使之悲观。

如此,超人 → 蔑视 + 远离 + 战斗 → 市场 & 苍蝇,悲观则成为超人战斗动力的表象。

我的朋友,逃往你的孤独里去,逃往吹刮着强烈的暴风的地方去吧。

你的命运不是叫你做苍蝇拍子。


本文结束啦感谢您阅读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