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我起个名字吧 - 4

untitled-4.jpg

瞧,是个婴儿,
刚刚来到这个世界。

无尽黑暗中
感受到这世界的那光,
挣开眼皮,
眼睛大大,
对这世界的渴望有多大。

黑夜降临在白云之上。
咦~
原来这世界并非一直有那光,
眼皮闭合。
咦~
好像有光,但只是一点,
眼皮挣开。
咦~
不是一点,而是很多很多点。

不相信,
闭,
开,
闭,
开。
真的!
兴奋不已,手脚共舞。

这些点点光照亮了一个面孔,
姑且这样称呼吧,
第一次眼皮挣开时的所见。
这面孔带着微笑,
笑容也带着婴儿。

小手向着一脑中最亮的一亮点,
想要它。
大手把小手向着另一亮点,
小手要挣开,
大手却紧闭。

紧闭的大手
是这个世界给婴儿紧紧的拥抱,
欢迎来到这个世界。
但婴儿却哭了,
闭上了双眼,
然后挣开了。

毕竟这个世界
至少有光,
有婴儿想要的它——
那一亮点。
虽然小手被大手紧握,
但眼睛依然可以瞥向
那一亮点,
那一亮点。

这个世界于是开始带着婴儿
带着婴儿爬行,
带着婴儿说话,
终于,婴儿学会了走路。
婴儿要走向天空,
拿到它——
那一亮点。

可是,
婴儿发现,
走路,只能走向大手的那亮点
说话,只有这路上的人能懂,
就连爬行啊,
也只能爬向大手的那亮点。

那一亮点啊,
只能眼睛盯着。
盯着?不看路?
因为婴儿发现眼睛没必要看路——
路已铺好。

其实自己就在一辆
一辆行驶在直线上的单向列车上。
起始站是大手握紧小手时,
终点站是到大手的亮点时。
能动能说话,
最重要的是能享受娱乐,
这消耗掉大部分无聊。

对那一亮点也只是娱乐完后
瞄一眼罢了。
毕竟一生的起始站和终点站已定,
纵情享乐吧!
咦~
自己不就是在这样一辆
固定地点 + 不固定时间 + 物质变换的
单向列车上?

何况这个世界教导我们——
这是达到一个光点最快的途径。
两点之间,
直线段最短。
一起一终,这没毛病。

一种螺旋线似的向远处拉镜头。
我看全了这个世界——
一条条直线段斜立在空中,
几乎没有竖直的直线段。
直线段的两个端点
也不是个人的一前一后时间点的不同事件,
而是——
混乱,各种知识光点组成的真理。

这样对这个世界而言,
因为每个人的时间有限
而直线段中的每个人,
花了大部分时间在娱乐上。
结果是,
这个世界达到某个知识光点的时间加长。
而到达真理的一些小点 = 非真理。

咦~
太危险,
我要告诉婴儿。

婴儿听了后,
不急不忙道:
知识光点能否及时达到与我无关,
好好享乐吧。
知识光点不能及时达到带来的后果——
这个世界——
人类世界能否存活,
那是遥远的子孙后代的事。
反正对我而言,
我不就是在这样一辆固定地点 + 不固定时间 + 物质变换的
单向列车上?
好好享乐吧。

至于你所谓的真理
这是什么鬼?
与我有什么关系!
好好享乐吧!

那一亮点?
好好享乐吧!
想它作甚。

目标的达成,不是两点连线。

(第一次通宵)

补充(2017.07.24)

写这个的时候,自己脑中是有一个想象的世界,而且我努力把它想的任性一点,尽一切可能把它变得很,然后尽可能用适当的文字描述。

想不到今天看阿西莫夫的《九个明天系列》,其中的《最后的问题》这篇,我竟然感觉和这诗描述的很像,都是任性的想象。这篇中,阿西莫夫是依“熵”而展开的极限想象,认为世界终有一天会毁灭,也许大多数人认为这太遥远,与自己无关,但终有那么一天。

不管怎么说,因某一依据而创造脱离现实的任性想象世界还是很有趣,哈哈哈哈哈stuck_out_tongue_closed_eyes


本文结束啦感谢您阅读
0%